当前位置: - 人才资源 - 我在国药

回家的路不再漫长

发布时间:2009-01-09 来源: 阅读次数:1172
回家的路不再漫长
我的家在湖北随州农村,那里山山相连,群山起伏。素有鄂北第一高山之称的大洪山象太行、王屋一样横亘在那里,唯一连接山外的羊肠小道九弯十八盘。曾经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大山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,老家人常常自我打趣地说“青山绿水好风光,只见阿哥不见嫂”。由于没有路,没有电、没有汽车,没有与外界沟通联络的桥梁,山里人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年复一年,春种夏管秋收冬藏。丰收年景,一日三餐不用发愁;荒年灾害,山上也有些野果野菜,能够对付着过日子。生活没有参照,不知道外面的世界,日子倒也安静祥和。
我家有五个兄弟,我是最小的一个。日子自然过得很艰苦。我的父母都不识字,但知道有一句叫做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。一家人节衣缩食供我上学,我自己也很努力很刻苦,成为十里八乡解放后第一个考入县城高中的学生。但是命运总是给予人更多磨练,比我高一届的学生高中是二年制,从大家那一届开始,高中改革成三年。就在高三那年九月份,父亲为给我送米送钱,搭乘手扶拖拉机掉进山沟受伤住院,从此也就改变了我的命运。我恨那崎岖不平的羊肠小路。
一九八三年十一月,也就是我走出校园后的一个多月,我报名参军了。参军离家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是一个下雨天,一家人很早就起床,帮着收拾行李整点着装后,四哥肩扛着行李手拉着我,一路冒雨踏着泥泞的小路,艰难地向乡政府行进,到达乡政府后已不知道浑身是水还是汗。看着第一次穿上的新军鞋、新军装从外到里全被雨水泥水弄脏了,心疼不已。在乡政府吃过午饭后,乘坐拖拉机沿着崎岖不平的沙石路继续向县城出发。太阳落山的时候,终于来到了县城火车站,伴随着火车急驰,家乡的小路在我脑海中渐行渐远。
在部队的第二年,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安徽蚌埠坦克学院。春节放假我坐火车乘汽车一路奔波,到了家乡的小镇,天已经很黑了,当时没有车没有通信工具,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扛着行李往家赶。眼看快到家门口了,却又被横在面前的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阻隔了回家的路。原来架在河上的一座小木桥,因年久失修,已经损坏无法通行。我只好凭着对家乡的印象绕过小河绕道而行。回到家已是大半夜,回到家的我也已是泪眼婆娑。重返校园,我一直在惦记着那条小路。
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,八十年代未,曾让大家憎恨不已的大洪山,以其山势雄伟,峰峦叠翠,如诗如画的自然风光被评为国家级森林公园。那里森林茂密,古木参天;奇花异卉,漫山争艳;集桂林的岩洞,庐山的凉爽,黄山的苍松于一体。家乡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,以旅游开发项目为龙头,经济发展起来了。附近的乡亲积极参加景区建设,开始办小商品批发、办旅馆、办农家乐,自古土里刨食吃的农民开始了经商之路,日子逐渐富起来了。村民们自动集资,将羊肠小路修成了柏油路,过去的小木桥变成了钢筋水泥桥,沿着柏油路和小河边,一排排小楼拔地而起,路也越走越宽了。
2004年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前,我携妻子和孩子第一次一起回了一趟老家。到达信阳后,侄子开了一辆桑塔娜3000小车到车站接大家。沿着宽敞平整的高速路,仅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到达随州。漂亮的高速路,雪白的分隔带,配以翠绿的安全防护栏,象一条色彩鲜丽的缎带,在阳光下,闪闪发亮,婀娜多姿,奇妙无比。沿途花红柳绿,视线开阔。打开车窗,耳畔清风徐徐。一路说笑,好不惬意。从随州到乡政府,顺着醒目的路标,汽车驶入了生我养我的故土。原先坑坑洼洼的沙土路不见了,代而取之的是平平整整的柏油路。沿途栽种的树木笔直簇立于道路的两排,犹如整齐的士兵,迎接我这远道而归的军人。看到村头还有招手即停的汽车站台,真的感叹:道路修到家门口,车子通到家门口,走路不湿鞋,路行千里不用愁。
可以说,家乡的变化是我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一个缩影,是党的富民政策,让我的家乡焕发出了蓬勃生机。
国药工业办公室  顾祖斌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